誠信     敬業     創新     發展

Integrity               Dedication             Innovation          Development

誠信     敬業     創新     發展

Dedicate to each side's electric energy

用心奉獻每一方電力能源

Serve every customer with sincerity and sincerity

以誠用心服務每一方客戶

抗癌藥,不只是降價這一件事——一粒藥的困境如何破解?

全球每年癌癥新發病例超1400萬,中國2014年當年新發癌癥患者已有380萬例。隨著癌癥發病率逐年升高,患者迫切希望用上新藥好藥,但一粒昂貴抗癌藥卻幾成“不可承受之痛”。

抗癌藥零關稅、醫保談判、加快新藥審批……為了讓百姓順利用上抗癌藥物,國家有關部門打出“天價藥”降價組合拳。隨著政策紅利逐一釋放,患者能否如愿用上有效的抗癌藥?而要從源頭上解決抗癌藥“入市”“天價”“斷供”等諸多問題,我國的醫藥改革又該邁出怎樣的步伐?記者展開了調查。

降價、進醫保:政策“先手棋”含金量十足

一段時間以來,抗癌藥短缺、價格昂貴等問題備受關注。癌癥患者對抗癌藥物可及、藥價下降、新藥上市的熱切期盼一直未減。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國家為一粒藥的民生之疾注入“強心針”——5月1日起,我國以暫定稅率方式將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堿類藥品及有實際進口的中成藥進口關稅降為零。

幫助“等藥救命”的患者突破“一粒藥的困境”,既要有“先手棋”,又應有系列政策加固“民生底板”。

國家對“天價藥”早有舉措——2017年7月,包括15種腫瘤靶向藥物在內的一批進口藥被納入《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并將大幅降價。

各地也已根據自身實際,將一些價格相對昂貴但臨床價值突出的藥物納入醫保范圍。以成都為例,2016年該市已將特羅凱、凱美納、易瑞沙、賽可瑞、愛必妥等治療各類癌癥、貧血癥以及其他罕見癥的多種高價治癌藥、惡性腫瘤放化療藥物納入醫保。

在此之后,國家對“天價藥”持續發力,從4月、6月國務院兩次召開常務會議的決定,到有關部門的系列政策,政策紅利正在惠及更多百姓:九價HPV疫苗獲批上市僅用了8天時間,新一輪抗癌藥醫保談判正在開展。

“以前用靶向藥赫賽汀都是自費,光藥費1個月就3萬多元?,F在藥價降了,而且進醫保了,負擔大大減輕了。”在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病床上的乳腺癌患者周女士說。

記者在多地采訪了解到,一些抗癌藥物價格下降明顯。在湖南,以治療乳腺癌的藥物為例,赫賽汀從去年9月份開始由每支17600元降為7600元,一支氟維司群從11500元降至4800元。

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腫瘤科醫生李菁說,近年來,政府有關部門通過與藥企談判,已有多種抗癌藥進入醫保目錄。同時凱美納、阿帕替尼等國產創新藥的涌現,讓患者看到新的希望。“今年政府又宣布取消抗癌藥關稅,希望落地以后價格還會有明顯下降。”

患者分享政策紅利的背后,是一份藥品審評審批制度改革的成績單——近10年來在美國、歐盟、日本上市的415個新藥中,已有277個在中國上市和正在進入申報或臨床試驗階段。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焦紅表示,對于臨床急需、抗艾滋病、抗腫瘤等境外上市相關藥品,將納入優先審批通道,加快審批,預計這些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將縮短1-2年時間。

打通“中梗阻” 綜合發力求解終端藥價“慢半拍”難題

隨著5月1日抗癌藥物零關稅新規落地,患者獲得感如何?在此過程中,還有哪些“中梗阻”待破?

記者調查發現,零關稅新規的市場反應存在一定的“滯后效應”。比如在遼寧省一所三甲醫院腫瘤內科,自5月1日至現在,貝伐珠單抗等臨床使用的主要進口抗癌藥價格未下降。

藥價下降的“反射弧”為什么長?

中國藥科大學國家藥物政策與醫藥產業經濟研究中心項目研究員顏建周分析,終端藥價變化“慢半拍”受到多重因素影響,比如在今年5月1日前,國內市場中已經庫存了一定量的進口抗癌藥品,這部分藥品并沒有受到降稅政策的影響,價格會與之前保持一致。而且,這部分藥品庫存銷售完畢仍需一定周期。

有關部門已經注意到“反射弧過長”的問題。6月20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督促推動抗癌藥加快降價,讓群眾有更多獲得感。國家醫療保障局有關負責人說,對于醫保目錄內的抗癌藥,下一步將開展專項招標采購,在充分考慮降稅影響的基礎上,通過市場競爭實現價格下降。

專家同時指出,將市場產品都納入醫保并不現實。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曾指出,納入醫保目錄有嚴格的程序,并且由于基金承受能力等限制,不可能把所有市場上的產品都納入藥品目錄。

醫保目錄外的獨家抗癌藥如何實現降價?有關部門將開展準入談判,由醫保經辦機構與企業協商確定合理的價格后納入目錄范圍,有效平衡患者臨床需求、企業合理利潤和基金承受能力。

解決“藥少”“藥貴”的終極“藥方”:提升原研藥“創新力”

對于在北京大學腫瘤醫院住院的乳腺癌三期患者劉女士來說,赫賽汀的價格降了很多,但是供應的問題卻又成了懸心的“新愁”。“我是從別的醫院轉院來的,在這里用上了赫賽汀,但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這里也會斷供。”

劉女士的擔憂并不是個例。在赫賽汀大幅降價的同時,全國范圍內的用藥需求也在短期內出現激增,導致多地出現供應緊張狀況。

面對“藥少”“藥貴”的群眾呼聲,解決患者“用藥難”的根源在哪里?

“提高我國抗癌藥品的研發能力,是降低抗癌藥品費用、減輕對進口抗癌藥品依賴的根本之策。”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說。

展開一張原研藥制藥企業的世界地圖,跨國制藥企業的總部集中在我們熟悉的歐美國家;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背后,往往伴隨著不菲的藥價。

根據國家癌癥中心發布的最新數據,我國2014年新發的惡性腫瘤大約為380.4萬人,死亡229.6萬人。

“面對如此龐大的患者人群,僅依賴于進口抗癌藥肯定不行,一定要發展自己的創新能力和創新藥企,才能滿足老百姓的用藥需求。”國家癌癥中心副主任、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副院長石遠凱說。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全球抗癌藥物研發已經駛入快車道,歐美、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研發的抗癌新藥不斷上市。據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統計數據,目前我國4000多家制藥企業中,90%以上是仿制藥生產企業。

“醫藥產業要發展,靠的是創新的原生動力。”石遠凱說。

“十三五”之后,一系列鼓勵藥品研發創新的政策相繼落地,中國創新藥研發已邁出堅定步伐,國產抗癌新藥的研發熱情越來越高。由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燕和石遠凱等參與研發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藥物??颂婺岬葒a創新藥,讓患者心里有了著落,也讓政府與外國藥企進行同類藥品價格談判時“更有底氣”。

如何讓進口抗癌藥定價告別虛高?有沒有可能讓癌癥變成一種類似于高血壓或糖尿病的可控慢性???

一系列問題,同樣擺在美國哈佛大學歸國博士后、中科院研究員劉青松面前。

今年6月,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劉青松團隊自主研發的化學藥品1類創新靶向藥物HYML-122,已獲得國家藥監局的臨床試驗批準。如果試驗順利,大約5年后這種藥可以進入臨床。如果該藥上市,將會幫助更多患者對抗急性髓系白血病這一惡性疾病,解決其在國內“無藥可醫”的境地。

劉青松說,他們的努力方向,是把癌癥變成一種類似于高血壓或糖尿病的可控慢性病,“讓患者即使不幸得了癌癥,也能有生活質量地帶癌生存”。

人類和腫瘤之間的較量會一直持續,中國醫藥創新仍然任重道遠,需要更多創新團隊共同戰斗。

“我們憑什么去和疾病較量?憑的是對科研事業的熱愛與執著,憑的是醫者仁心的使命和擔當。”石遠凱說。(參與采寫:胡林果、董小紅、帥才)

2019年1月26日 16:41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影院8f